当前位置:主页 > 365体育投注开户 > 正文

《一条大河波浪宽》作者做客徽派:走一趟淮河,终身受益

时间:2019-06-07 05:11 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shuai

核心提示

历时三年多的田野考察和实地采访,行程两万多公里,采访800多人次,查阅700多万字资料以及2000多万字地方史志,潘...

凡本报记者署名文字、图片,版权均属新安晚报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;已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使用时必须注明 “来源:新安晚报或安徽网”,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

DSC_7605

DSC_7624

DSC_7632

新安晚报 安徽网 大皖客户端历时三年多的田野考察和实地采访,行程两万多公里,采访800多人次,查阅700多万字资料以及2000多万字地方史志,潘小平、余同友、李云、许含章共同完成了长篇报告文学《一条大河波浪宽:1949—2019中国治淮全纪实》。这个由50后、60后、70后、80后四个年龄段作家组成的创作团队,怀着对家乡河的热爱和对人类治淮精神的敬畏,在行走与创作中体验着、碰撞着、感动着。他们说,走一趟淮河,终身受益。因为,对自己是历练,对历史是负责。

QQ图片20190426093901

淮河是灾难之河,更是文化之河

徽派:作为家乡河,能不能先谈谈创作之前对淮河的印象?

潘小平:我是在淮河边长大,十年九涝,收成不保,每年我们都要“跑水返”,就是说在大水之后又回到街上。对于淮河,我并不是从历史上知道它是灾难的河,而是从生活中就知道。每年长达四五个月的淮河汛期,所有的机关、工厂、学校都奋战在抗洪防汛第一线,所以我对淮河的感触很深。

李云:我祖籍怀远,我的家族从山东到皖北一路迁移过来。北方很苦,淮河边很穷,根源当然是每年的水灾泛滥,起码的财产积累没法做到。上世纪70年代,老家人全来铜陵我家,像避难一样,吃饭有十几口人,我当时对家乡人的生存状况感到不可理解。这次历时三年走淮河才知道,灾难之河对中原大地百姓的创伤。

余同友:以前有句很有名的话:淮河不根治,安徽无宁日。为什么称为江淮,长江、淮河把安徽划分成三个不同的文化地理单元。我看了一些书,对淮河很好奇,除了水患,它还是文化和思想的河流,比如老庄、建安文学、孔孟等等都跟淮河有关,我对这些很感兴趣。

许含章:看了很多资料后我突然意识到,中国人都知道的大禹治水,三过家门而不入,大禹的妻子涂山氏也是我们的老乡,跟我们离得很近。我是上世纪80年代出生的,淮河在我的印象中是岸边石榴花开,与晚霞相映红,我听着涛声,淮河很温柔很美。

徽派:写淮河是命题作文还是看中淮河的境界?

潘小平:2015年我到作协工作后,想策划一个大的项目,让全体作家参与进来,因为深入生活要有大选题。当时有“千名文艺家下基层”,我们又相继策划了“重走北上抗日之路”和“金寨红”活动。我对淮河非常有感情,母亲河嘛,天然的有感受。接下来做什么,那就赶紧走淮河吧。

李云:当时在皖北一个县搞文学大讲堂,我们就在谋划一个大的题目。交谈过程中我们认为,安徽有三大文化,皖江文化、新安江文化和淮河文化,淮河是文化之河。当时有小分队和个体作家在写淮河,作为有责任感的作家,70年波澜壮阔的治水过程,包括治淮委员会也在安徽,这么大的工程,安徽作家不能缺位,一定要做。2017年我们组织了全省50多位作家从淮河源头一路采风下来,出了40万字的《走淮河》,但都是个体的散文,仅用散文是反映不了整个治水过程的,所以定下来要完成这个。

边行走边发现,还原真实历史

徽派:为何选择1949年作为治淮开始之年?

余同友:写新中国淮河治理,一般都是从1950年10月政务院发出治理淮河的决定开始算起,认为1950年是治淮元年。通过我们的不断采访,有一天在江苏淮阴,一个苏皖边区政府旧址展览馆的展板上有一行字,上面有“淮河治理工程处”“水利分队”字样,我们这才发现,淮河治理之前就开始了。我们非常兴奋,最后定1949年作为治淮开始,这是行走中的新发现。就在这个院落里,我们发现了一块长条石,上面刻着“永保群众利益”,这是时任淮北苏皖解放区淮宝县政府县长、安徽巢湖人方原所题,是为了纪念1945年8月军民共修洪泽湖大堤而镌刻的石碑,所以治淮起码可以往上推到1946年。

潘小平:行走之间,我们发现很多新的东西。我们的创作不仅是淮河视野,中国视野,更是人类视野。治淮经验不仅是安徽的,中国的,更是人类的,它体现了人类和自然从搏斗到和谐的历程,我们把书中所有的人名、地名、单位等全部做了索引,便于查阅,每个数字也都是反复验证,必须做到严谨,对历史负责吧。

徽派:为什么选择报告文学这种文体,如何从立意和角度达成共识?